“雾里看花”的产品案例

邹女士退休在家2年,手中除了每月要缴纳的养老和医疗保险外并无其他大的开支。于是在去年股票市场行情甚好时将手中的10万元现金投入购买了银行打新股理财产品。“听说有几家银行推出了循环打新股的产品,灵活度很高,可以在打完一只股票后就退出。”在去年打新股产品创造出一个个收益神话时,邹女士也不免心动,加入到了“打新族”行列一试运气。“虽然这种产品很灵活,但是令人感觉不怎么透明。每一次申购结束,手续费和业绩报酬都会相应提取一次,而最终我们很难了解产品的实际收益率是多少。当我去柜台办理解约时,银行也没有出示任何的产品对账单,而让我自己用计算器计算。”


点评:其实,让人觉得“雾里看花”的理财产品不在少数,各家银行在信息披露方面的水平也参差不齐。目前,银行在进行理财产品的存续期间内可能采用的与客户信息交流的方式主要有以下几种:网络、宣传标识、电话、手机短信和纸质账单等。纵然,几种方式传递信息的效率有别,但由于不同投资者的接受方式和需求也不一样,所以其中并无优劣之分。但是,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多数银行在和投资者签订合同时对信息传递和披露的约定模糊不清或有故意减免自己责任的嫌疑。例如,某银行在合同中约定:“甲方(银行)不向乙方(投资者)提供产品对账单,有关产品信息甲方将在网站上做出及时公布。”对此,从银监会在上周发布的《通知》中可看出,“有规定依规定,无规定依约定”的原则成为信息传递的官方准则。即如果法律、法规有对信息披露做出强制规定的,商业银行理应遵守;未有规定的,以双方约定为准。对此,上述股份制银行财富管理中心负责人坦言:“信息披露每家银行都在做,只不过形式、准确性和实效性上有区别。这也意味着银行今后要对客户负有更大的责任,毕竟产品销售过后更重要的是如何去维护客户。”确实,记者在查询9家银行网站后发现,其中3家根本没有产品信息公示,只能通过客服查询;3家银行信息公示出现严重滞后性(截至4月16日,某理财产品每月的净值只公告至2月底),而工行、建行和招行在信息披露的及时性、准确性和规范性上比较领先。2005年银监会发布的《商业银行个人理财业务管理暂行办法》第四十条有规定:“商业银行理财计划的宣传和介绍材料,应包含对产品风险的揭示,并以醒目、通俗的文字表达;对非保证收益理财计划,在与客户签订合同前,应提供理财计划预期收益率的测算数据、测算方式和测算的主要依据。”这也体现了监管层对银行产品信息披露的更高要求。